当前位置: 首页 > 专家点评 > 正文

专家作品 -- 文章正文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院长霍建国发言稿

作者: 霍建国 发布时间: 2012-01-04
    大家好,义乌指数五周年座谈会,意义非常大。五年来,义乌指数在市场化的发展方面、在推动义乌小商品市场的整体发展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应该说是越来越成熟。从目前看来,它应该是在逐步挑战国际化的过程,所以在这个阶段我们对指数进行研讨,特别是刚才全国其他几大类的指数也介绍了各自的运行情况,我觉得都各有特色,因为指数这个经济,这几年开始逐步的被大家所重视。宏观调控可能需要,企业运营也需要,特别是在国际上,很多指数比较稳定,有的宏观上政府发布的指数,就业、失业率、通胀等本身都受到了非常密切的关注,大致分为超前指数、同步指数、滞后指数。像库存的变化有时候就把它视为超前的一个信号,估价也是,股票的波动也是属于超前的,在这些指数变化的时候实际上已经预示着经济发展的一些苗头已经产生;有些是属于同步的,像GDP增长、工业增长、包括住宅开工,它和经济的走向基本上是同步的;有些会显现一些滞后性,失业其实是一个滞后值,因为当反映出失业的时候,经济实际上已经开始不景气,所以大家在把握这些指数上应该逐步去了解。
    一个企业在目前状况下,如果能过把握好国际上大的这些指数的变化情况;在国内,作为一个行业,能够把握好自己本行业的这些指数的变化情况,对于企业调整自己的商业行为,或者是在投资决策,或者是商业拓展方面,应该有非常大的价值。这也是企业发展到后期,达到一定的规模的时候必须要兼顾的一些内容,指数本身的问题一会再说,至少国家需要,企业需要。而且一个好的指数确实能够发挥非常非常大的作用,义乌指数在作用上我不想多说了,它在作为区域经济的晴雨表上现在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但是作为全国小商品的引导性则正在发挥作用,还没有达到标志性的东西,继续下去的话,应该是达到全国标志性的、带有引导性的作用,当然这可能和它的宣传,和它目前的代表性有一个差距,可能都受到了一些影响。那么像国际上的影响我觉得可能才刚刚开始吧。但是由于它的技术对接在国际上的认可度不是非常高,这也是下一步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义乌指数在价格风向标上是有比较大的参考价值。特别是在企业的生产配置方面,如果熟悉这些指数的企业,把握的好的话,可以引导做出资源的优化配置。因为企业在规模小的时候做一些小商品的投资可以不一定兼顾大的背景环境,但如果大规模的投资,那你必须要兼顾到三五年之后的回报率,比如说在配置资源方面还是有它的作用的。当然现在国内可能在规范的价格信号方面还存在着很多障碍,有些信号是扭曲的,这种情况下如果关注到一个领域的指数,作用相对更突出一点,在行业内的扭曲性要小于全国市场的各种价格信号的扭曲。市场经济的本身就靠价格,供需决定了价格,靠价格信号的引导来导致企业投资和销售行为的变化,如果这个价格信号是不真实的,那大家后续的行为很可能都会产生偏差,所以在一个有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一个稳定的价格信号是非常关键的。因为市场经济需要两个方面:一个稳定的价格信号,另一个是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没有公平的竞争环境,那就谈不上创新,谈不上其他发展,所有规律性的东西都会破坏,这里面还夹杂着政府调控制度和把握的问题,所以我觉得研究这些东西还是非常有意义的。
    我们可能在市场化程度方面,在调控方面,在企业的运转决策方面还是缺少参考的,我看义乌的调查结果,好像有一半的企业不是特别关心小商品价格指数,甚至对它并不熟悉。当然这个我们的工作有关系,我们对它的解读以及本身指标编制的可读性,和专家对它的解读以及你对它的报道宣传方面,都需要改进之后,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包括在政府参考的一些指标体系进行调控的时候,它也有很大的作用,这个不一定要详细说了。从下一步的发展看,怎么样提升义乌价格指数的影响力,这恐怕还是要好好的研究一下的。
    第一,虽然义乌指数在全国有一定的基础,但就怎么样让它走向国际或者是具有更大的影响力,确实能够起到小商品的一个风向标和一个标志性的普遍认可的作用,还需要做一些工作。这些工作关键的功底在它的标准化和国际的对接过程。这个指数商务部从开始就是支持的,王斌司长都是亲自参与的,市场运行监测司一直在跟踪这些事情,我觉得它的起步很好,而且后期,特别是小商品分类标准出台了之后,对规范它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但是我们也发现,如果再继续扩大影响,那么目前的小商品分类的一些标准和海关的统计分类标准,不管是六位码、八位码都是不对接的,因为六位码是到商品,八位码就可能到茶杯了,七位、八位它会分为不同的釉色或者不同的形状,所以现在海关都是在用八位码,九位码就更细了,可能在化妆品里面不同的成分可以产生出九位码来,所以目前和海关还是不完全对接的;在和国内商场上,国内流通的很多商品编码的系列也还没有完全与之对接。要想真正扩大它的影响,就是你向它靠拢,还是相互认可的问题,或者是大部分是一致的,个别的地方,由于我们区域市场的特征,要标出来哪些商品在什么地方,这样的话它的参考意义会更大。现在社会上很多做商场的或者做其他大规模生产出口的,他有时候看到这个分类的时候就不知道你背后的商品和他的那个是不是完全对应的。我觉得这个很关键,如果处理的好,对它走向国际市场是有好处的,所以在外贸上面我觉得要推动和海关方面的对接。除了海关分类,还有一个国际贸易专门分类,就是世贸组织的SITC,海关合作理事会用了HS编码后,现实的贸易多数都用那个,它那个有一点点用的范围小,但是在很多国家的统计上,还是用SITC的那个国际贸易标准分类,它那个是九大类,海关这个是22类。我觉得现阶段可操作的还是去和海关分类去对接,另一个就是抓紧和国内市场的衔接。这些是需要我们下一步做努力的。
    第二,政府有时候也要做一些工作。因为要把它推到国际市场上,就要和国际组织去介绍中国有这么一个小商品指数,让大家认可承认。而且小商品指数的分类,具体支撑它的一些内容,计算都要公开。说白了,平时我们就听一个标准普尔,但是你不知道它的那个一百在伦敦的股票交易所上选得是哪一百家,因为我要是知道它选得是哪一百家的话,那就会把握市场公开,你心里就会更清楚。所以对指数的使用和了解,如果不深入调查幕后,其实关跟踪起落0.5点、0.6点的意义是不大的,可能对宏观面是有用的,但对微观面是需要了解指数背后的具体的变化,这个还是很关键的。
    第三,就是目前要对指数的数据源,对它的准确性要进一步梳理。应该主动的向全国有影响的统计系列去靠拢,在整个目前的分类和采集方面主动去做一些工作,至少在标准化程度上,我们要向它靠拢。因为要解决它的代表性问题,最重要的是要走向全球,所以自身还是需要努力的。其实很多指数每年都会做调整,但调整的比例一般不会超过10%,调整是为了更科学的反映目前市场的状况。可能一年内交易的品种和增长盈利有一定的变化,那么你要根据它的变化做一番调整,而调整的过程是一个规范的过程。但是调整完之后要对背景做一些及时的解析,使得大家对它有一个了解。
    第四,义乌指数现在的代表性基本上还停留在义乌市场范围。其实目前和外部市场呼应的也不少,有很多地方,比如内蒙有义乌一条街,西北的银川、西安也有,但主要还是在北方偏僻地区,商位和市场,有的时候是一块垛,有的时候是一条街的店铺,有的就是一个大厦,效果还是有的。但将来不同地区如果有没有一个参照的东西能够连带一下,可能对它在全国的辐射面会有影响;甚至都考虑到了迪拜的中心,迪拜的中心据说浙江商人在那有几千个商位,那里做的还是不错的,全国原先搞的那几个中心都散架了,就迪拜剩下来了,投了10个中心,后来9个都散架了,德国的散了,俄罗斯现在勉勉强强,后来改成企业行为才好一点了。义乌这个就是政府投完,企业接着投了,后来才好了。所以我觉得要研究这些领域,这些领域要和它对接之后,或者把它捎进来,可能对支撑国家级和全球的概念有一定的帮助,在国际层面上也要加把劲。
    第五,提升指数发布渠道的主导性和多样性。现在基本上是通过发言人或者是新闻发布会做到定期发布,我倒是觉得行业的周发布效果也挺好的,有的人会跟踪看的,而且景气指数作为月发布也是不错的,可以延续这个。但是发布会的层次要逐步的提升,以扩大它的影响力。还有就是指数的发布平台、专家队伍的配套相对还比较弱,网站倒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但是最好在浙江台上把平台发布出来,发布出来之后要有一个专家进行解析,做出一些正面的引导,效果会很好。比如现在第一财经做的多火,它还没有一个好的平台支撑,如果像在浙江台发布的话,可以跟省台谈一谈这个事情,将来既树立了浙江义乌的形象,同时覆盖面也不一样了。其次,可以考虑创办一个刊物,现在的刊物是没有刊号的,要想办法去拿一个刊号,或者可以找一个好一点的杂志挂在下面,要定期发布,指数的发布以及对经济形势的分析评论最好装在一起,这些是有积极作用的,可以往前推一推,加大它的影响力。发布的渠道要多样性,从义乌这里发出去,有时候它的传导还是弱一点,平台要高一点,拿到省一级去发布,完了还要有个一专家队伍对里面的行业变化做一个分析和解析,这样效果会比较好。像我们搞宏观的都喜欢看,因为不同行业的变化具体出来就是一个宏观面的变化,特别是有些行业是带有标志性和研究性的。
    第六,我现在还不太清楚它的运转机制,但是我觉的它的生命力就在于市场化,义乌市场能发展到今天就是政府当中协调,而且它确实走出了一条市场化的道路,从规模上看也就是这个意思了,不要再去拓展六期、七期了,而是在现在的规模上档次升级的问题,标准化问题,国际化问题。说白了就是不再走规模扩张,而是要走出一个质量和效益型的发展,现在的规模是足够了,而且别人已经不可替代了。其次,目前市场的组织化程度还要加强,总体看,企业规模较小,变化较大以及稳定性较差,将来能不能逐步采用一批有规模的企业,或者是联合联营的性质,这是引导的一个方向。要有一批大企业,当然产品的性质我不做评论,现在的产品状况很好,也不可能升级到另一个档次,它是一个价值含量不同的问题,而不是一个产品规格变化的问题,所以现在的这一切是承认的,包括国际贸易上转型升级本身也不是说要放弃精华,全部走向高端,那也不可能,因为中国的优势很可能就在这个领域。在国际上你也可以发现很多贸易、很多企业效益档,甚至是很知名的企业,它的规模并不大,但它可能单独就是做袜子或者是工艺品,这个模式是很好的,但是你们不能满足停留在这个规模、这个效益,应该不断提升技术含量。
    第七,从国际贸易角度看,我们一直在说要走两条路一条曲线,其实往上游走是很难的,不是创新体制不到位,而是市场环境不到位。上游的创新是需要企业在竞争到最后的时候,当两家成本底线达到的时候,无法再降价,那么只能去研发创新,拿出一个新产品,改进一个产品出来战胜竞争对手。但是到底线的时候,背后的成本是不一样的,我的土地可能租金低,我的厂房可能夏天不用加空调,你是加空调的,空调一天就五万,正常的一千平米来算;但是有的是需要环保设备,要排毒处理的,那样一投就是两千万,这个差距存在,创新是很难行的。所以创新要解决的问题是它的公平竞争环境问题,在浙江相对的封闭或是区域的市场来看,它还是好一点,但从全国看,差距更大。但是我们往下游走,反而是有优势的。我们现在不能停留在简单的生产环境,我们要往批发、零售、仓储、物流方面走。从国际贸易角度看,所谓的价值链管理的角度,一定要往下游去研制,义乌不管是前院后厂也好,电子交易也好,你要考虑到将来有些企业升级了之后,一定会走向下游。它在物流配送方面怎么发展,在异地的仓储配套设施方面,甚至它的中转站和卖到国外以后,有没有能力在国外码头把货接下来运到自己的仓库,去转给批发商或是零售商,甚至是自己和当地的某个企业合资做批发商,有的甚至是做自己的店铺。现在浙江有的企业已经在外面做店铺做的挺好了,但是中间环节上可能不是特别畅通,一定要自己在价值链的整个环节加大控制力,这个是我们最终要拓展要升级的地方,而且从国际贸易上看,关系到中国在整个国际市场的地位。我们生产出来扔给人家,出去之后外部市场都是人家的,价值和利润先不说,光影响力就没有了。我们现在就需要一批大的跨国公司,跨国公司的定义就是40%的利润是来自于海外,中国现在没有几家,除了华为、中通之外,像海尔、万向、联想,都达不到。因此我们要有一间自己的跨国公司,能够在海外的主要市场有自己的商业网点,而且这个商业网点的经营是能够盈利的,那中国的影响力就不一样了,要是到处的主要市场都有我们的势力范围,这才是中国最终走向世界或者在世界扩大影响力和话语权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第八,在市场服务功能方面,还是要加强,现在市场已经很规范了,但是整个配套服务的功能需要有一个提升的过程,除了电子商务、网上成交、场内订货,其他的单据、发货、衔接以及很多中间环节配套要全面提升,这是支撑整个市场以及支撑当地经济发展的众多元素,这些东西的增长,就会使得义乌整个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商业物流的总量变大。如果效益好的话,税收就会增加,地方经济发展就会加快,将来就用不着要玩命的去开厂子、去折腾,而很可能市场本身就能赚钱,因为流通和配置发挥作用了,最终的终极阶段肯定是生产的比例相对较少。其他的环节,比如说下一步的产品设计中心搞的好,就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全国现在都没有几个成功的,上海也在搞,这就把价值链的整个延伸部分走出去了。
    当然我是从来不赞成抛掉制造业的,没有基础完全去搞这些东西,像欧美今天的教训他们还没有好好的去反思,问题还是出在制造业。像美国只有20%的制造业,英国就更少了,只有16%,这样的比例是不是合适,其实金融危机之后大家在反思,是不是必须要有30%或者是25%。金融的发展更不能脱离产业而完全形成金融的衍生品,金融的各种由头的发展完全就是为了骗钱,而且政府调控的结果是欠了一屁股债,可是欠债是要还的,不管通过什么方式也要凑足钱来还,光靠印钞票岂不是火上浇油,将来的窟窿越捅越大,最终还是没有别的办法,终归要认认真真的去发展产业,内部要增收节支,外部要提高劳动生产力,发展新的产业,才能度过难关。如果再不好好反思,再这样子拖个两三年,我估计他们的矛盾就更加激化了。
    所以我觉得整个义乌市场的发展或是义乌指数的变化通过今后的加强应该会发挥更大的作用,包括其他的几个指数也都是很有潜力的,是独一的,就有拓展的空间。但是当很多同类的指数出现的时候,就会使得市场更混乱,而且意义也不大。所以蔬菜、丝绸的指数我觉得都是挺好的,起步要规范,发展起来之后要逐步的提高影响力,功夫还要靠自己,自己的东西必须是真实的、规范的,雇200个人采集的数据是可靠的,而不是像现在统计局下面报的数据只要一个大概就行了,最后很多东西就失真了,一段时间还行,时间久了,当它没有用处了,大家就不把它当回事了。我们都要还原于一些本质的东西,认认真真的追求经济的发展,现在浙江的经济基础已经达到了一定的程度,如果能规范发展,上水平化,加大一点力度,我看现在很多二代的企业家已经很超前了,那希望还是很大的。我就说这么多了,个人的意见供大家参考。

专家观察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总经济师何辉发言稿

首先,感谢会议主办方,也感谢商务部王司长邀请我来参加今天这个会议。我也是一个指数工作者,应该说搞指数、搞基金和...

Copyright 2006-2009 cccecity , All Rights Reserved
编制与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 浙ICP备10014540号